OB体育官方

“暴力迷恋”:一种扭曲的爱:《希尔伯爵扭曲的爱》

来源:实习自我鉴定 发布时间:2019-02-24 04:09:12 点击:

  关键词:《呼啸山庄》 爱情 暴力迷恋 希斯克利夫 凯瑟琳   摘要:自1848年勃朗特的小说《呼啸山庄》出版以来,引起评论界广泛关注,其中不乏对主人公希斯克利夫和凯瑟琳之间爱情的分析与探讨。本文主要通过文本细读分析希斯克利夫对凯瑟琳的情感历程,找出希斯克利夫对凯瑟琳扭曲的病态爱情观的形成因素,从而得出他们之间是一种“暴力迷恋”的结论。
  
  英国女作家艾米丽・勃朗特的传世之作《呼啸山庄》在文学史上奠定了她不朽的地位,数个世纪以来评论家们发掘了这部小说中数不胜数的闪光之处,从叙事结构到人物性格,从语言风格到主题意义等等。但是《呼啸山庄》是一部地地道道的爱情小说,故此其核心主人公希斯克利夫和凯瑟琳之间的爱情更加引人注目。其实他们之间的恋情远远要比传统意义上的兄妹恋复杂得多,那是一种暴力式的迷恋,是希斯克利夫认识自我价值的必要途径。
  希斯克利夫深深迷恋着凯瑟琳,在他心中,凯瑟琳是个不折不扣的偶像。这并不奇怪,因为希斯克利夫和凯瑟琳在性格方面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他们两人在某种程度上说几乎是各自的翻版,这样的“自我”实体之间必然相互深深吸引。希斯克利夫和凯瑟琳的狂野性格都是与生俱来的,伴随着这份狂野的是他们的毫无畏惧。他们都热爱自然,憎恨礼教约束。虽然因为蔑视基督教两人都受过惩罚,但他们依旧一如往常对教规大肆嘲笑。他们都拥有天生的勇敢。凯瑟琳被狗咬伤后她默不作声;希斯克利夫感染了麻疹虽然痛苦不堪,但他依旧是不声不响。在凯瑟琳看来,希斯克利夫是狂野自然的化身,“他给予她的友情开启了通向自由的新径”。从希斯克利夫那里获取的自由使得凯瑟琳没有了羁绊,也使得她从高高在上的社会阶层得以脱离,同时也疏远了凯瑟琳和其家庭成员们的距离。她和希斯克利夫共处的世界是与世隔绝的世界,是天真无邪的自然世界,那里没有世俗的约束,一切都是自由、随意的。这种追求向往灵魂的契合将他们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希斯克利夫迷恋凯瑟琳的原因也是部分由埃德加・林顿造成的。就是在凯瑟琳面临希斯克利夫和林顿两者之间的选择时,矛盾滋生了。凯瑟琳最终由于无法接受身份与地位的悬殊这种残酷现实而背弃了自己的信仰,抛弃了希斯克利夫。林顿性格温顺,家境殷实,看似个好丈夫。然而他对凯瑟琳的爱缺乏激情,远远比不上希斯克利夫的痴迷。林顿家的客厅布置的“金碧辉煌,铺满了绯红色”。这种浪漫显示出林顿的庸俗,因为他的爱是物质的、是狭隘的。相比之下,希斯克利夫的爱才是无拘无束、狂野不羁的。这更符合凯瑟琳的性格。她自己曾经这样评价过两位追求者:“我对林顿的爱就好比林中的树叶,时间会改变它……我对希斯克利夫的爱却好似地下的岩石永久不变……我就是希斯克利夫。”《这表明凯瑟琳将希斯克利夫视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而林顿却排斥在外。
  希斯克利夫对凯瑟琳的爱是胜过一切的,她不仅是他的密友,更是他的亲人和知己。在恩箫家中,她是唯一能认同他自然率性的个性的人。因为有了她的支持才坚定了他崇尚自然的性格。他不在乎金钱与地位,讨厌自私的林顿兄妹。在他眼中,与凯瑟琳共享自由是他最大的。他对凯瑟琳的迷恋极其明显:“她比世上所有的人都优越――优越得多!”正是因为他们都共同拥有那种勇敢、追求自由的天性,希斯克利夫和凯瑟琳才彼此崇拜,视对方为唯一。
  然而,当恋情变得扭曲变形的时候,悲剧上演了。之所以说希斯克利夫的爱是变态的爱,主要因为他没有顾及到凯瑟琳的情感和感受。他残酷的复仇行为对凯瑟琳的伤害远远超乎了他自己的想象。林顿与辛德雷都是凯瑟琳的亲人,可是被复仇欲望冲昏了头脑的希斯克利夫不再顾及一切,将仇恨化成了动力,疯狂地去夺取呼啸山庄和画眉山庄。他清楚当年令他失败的原因就是缺乏财富与地位,于是他拼着命要挤进那个曾经抛弃过他的社会阶层。在他心中那份来自金钱地位的伤害是永远的痛,无法化解。虽然最终他成功了,复仇的目的达到了,可是他的做法打破了凯瑟琳平静的生活,加速了她的死亡,正是他对她的迷恋害死了凯瑟琳。
  如果说希斯克利夫对凯瑟琳的爱是激情澎湃的。那么不得不说他对她的爱也是暴力的、邪恶的。尽管读者都会被希斯克利夫对凯瑟琳的痴迷的爱所打动,但是他们之间的爱并非充满着幸福与温情。他们之间的爱充斥着古怪异常,仿佛来自不同世界的人聚到了一起。奈丽说他们两个在旁人眼中,是可怕的一对。凯瑟琳会撕扯希斯克利夫的头发,希斯克利夫又会在凯瑟琳的手臂上留下淤青。他会如同“疯狗一般。带着贪婪嫉妒一把把她拽到身边”。凯瑟琳死后。她就如同希斯克利夫的猎物一般,我们只能听到他的怒吼:“你在痛苦中醒来!……凯瑟琳・恩箫,只要我活着,你就永世不得安宁。你说是我害死了你,那你的鬼魂快来找我报仇啊!被杀的人不是都化成鬼来找杀人犯吗?就怕你不来,把我一个人扔在这永远见不到你的深渊之中。”这份来自内心深处的悲伤祷告令读者动容,尽管他犯下了滔天罪行,我们依旧为他那份无助的爱而叹息不止。但他对凯瑟琳的爱不是给予关爱与幸福的爱,而是一种扭曲的爱,暴力的爱,变态的爱。
  凯瑟琳的死并未换来矛盾的化解和宽恕之心,反而使得希斯克利夫的暴力迷恋变本加厉,一发不可收拾。他的爱更加扭曲,变成了残酷的恨。作为报复手段,他甚至强迫儿子去勾引凯瑟琳和林顿的独女凯西,目的仅仅是为了夺取林顿的家产。复仇的过程给了他病态的满足感。仇恨使他冲昏了头脑,这种仇恨又植根于希斯克利夫对凯瑟琳的爱,只不过这种爱的本性变质了,是一种典型的“暴力迷恋”。
  希斯克利夫性格古怪沉闷,他的面部表情僵硬。在他脸上永远看不到丝毫的喜悦。这导致读者摸不透他的内心,但是由他的“暴力迷恋”式的引发的错位价值观却是显而易见的。他的满足感和幸福感是非常规的,是格格不入的。他濒临死亡时,满脑满眼都是凯瑟琳的身影,这是一种幻觉,对未能拥有与现实产生强烈反差而导致的幻觉。人们看到他的眼神,是迷离的眼神,是充满着快乐与痛苦冲突的眼神。希斯克利夫对凯瑟琳的迷恋使他越来越疯狂,同时也把他越来越拉离现实世界。这可能意味着希斯克利夫与另一个世界中的凯瑟琳却越来越近了。当希斯克利夫见到哈里顿和凯西在客厅的时候,他感到震惊,因为他仿佛看到了童年时代的他和凯瑟琳。如果此时他破坏两个年轻孩子的爱情,也就意味着他将把自己的爱情与理想彻底毁灭。这份超越现实、超越常理的扭曲的爱最终把希斯克利夫引向了极端。
  在死亡面前,希斯克利夫毫无畏惧。他深知自己的罪行只能在他死后将他带往地狱去洗涤罪恶。但是这令他感到满足,甚至有点向往,期待它的早日到来,因为地狱对他来说是“天堂”。临死前他说道:“我就快到达我的天堂了。”他觉得无论任何人,哪怕是上帝、撒旦都无法将他与凯瑟琳分开。的确,在内心深处,他们会认为他们彼此是为对方而生的,这份笃定与执著不容动摇。这种神秘的“迷恋”使得他们彼此分享这一切,包括生与死!也恰恰是这份爱的“暴力”抗争,让他们战胜了对死亡的畏惧,从死亡中获取了永久的“结合”。希斯克利夫渴望死亡,因为活着只能让他们继续阴阳相隔,无法团聚。他认为死亡可以使他们灵魂结合,他坚信凯瑟琳鬼魂对他的骚扰是为了他们能够平和地相守、相爱。那么唯一的永不分离的办法就是他们都逃离这尘世,去极乐世界长相守。在小说的结尾,人们发现凯瑟琳和希斯克利夫的灵魂成为了食尸鬼,在山庄附近徘徊。由此看来,他们的暴力恋情并没能让他们去天堂团聚,这种地狱式的生活才是他们所满足的圆满“天堂”。希斯克利夫对凯瑟琳扭曲的“迷恋”不仅毁了爱人,也要了他自己的命。
  总之,希斯克利夫倾慕凯瑟琳狂野自然的天性,正是他对凯瑟琳疯狂的痴迷与暴力的迷恋加速了凯瑟琳的死亡。结果他自己也由于过度想念爱人而早早离世。希斯克利夫对凯瑟琳暴力的迷恋误导他对任何企图阻止他们在一起的人或物都要给予彻底的、打击性的报复与摧毁。他们的感情不是恋人之间的爱情,更不是兄妹之情,而是一种扭曲的、病态的占有欲望。他们之间的爱情基础不是美丽的外貌,也不是物质金钱,更不是性欲诱惑,而是一种变态的强制的彼此拥有。凯瑟琳说“我就是希斯克利夫”,希斯克利夫也视凯瑟琳为另一个“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希斯克利夫对凯瑟琳的暴力迷恋构成了这部小说情节中最精彩的一个环节,这种爱不仅普通读者能够感受到,也是小说人物对自我天生性格识别的重要标志。
  
  文献:
  [1]Brown,Mary,A Research on the Passionate Love of
  Catherine and Heatheliff [M],New York:Manhattan Press,1997
  [2]王长红,中外名著点评[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95
  [3]张庭,悲剧爱情[M],西安:安交通出版社,1986
  
  (责任编辑:水渭)

推荐访问:行长 行长 行长
上一篇:[求真务实 重在实效 努力开创老龄工作新局面]努力开创宣传思想工作新局面
下一篇:迷宫叙事――刘恪先锋小说的叙事模式研究_心迷宫百度百科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